日本音乐大师武满彻的电影音乐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音乐资源加载中...


武满彻大概是亚洲唯一能与欧洲大师们匹敌的作曲家··|,他几乎影响了日本所有的后辈··|--。久石让就曾表示过··|,“我们应当摆脱武满彻老师的阴影”··|--。如果说在世界古典音乐界日本的代表人物在指挥上是小泽征尔的话··|,作曲就只能是武满彻了··|--。


武满彻的音乐风格··|,总体上继承了日本传统音乐的风格··|--。日本人将自己的传统音乐称为邦乐··|,其中的一个类别为能乐··|--。与西洋音乐相比··|,日本的此类音乐更重视音乐的音色与“停顿”··|--。所谓“停顿”··|,便是音与音的间隔··|,音乐沉默的长度··|--。


能乐


能乐中的大鼓和小鼓为例··|,小鼓演奏密度大··|,负责营造氛围··|,而大鼓演奏密度小··|,它停顿后的再次奏响往往会以贯穿肺腑之势打破沉默··|--。这即是日本邦乐中的压抑与爆发··|--。


武满彻的音乐也是这样··|,可以说是非常的极端··|--。作曲时他会完全置身于一人的孤独世界中··|,拒绝任何人接触他··|--。与朋友交往时··|,他好酒··|,喝多后无话不说··|,甚至会在家里穿着芭蕾服学跳小天鹅给妻儿看··|--。



一般学习20世纪严肃音乐的人都不会对他陌生··|,武满彻一生共谱写了 58 部电影音乐··|,他的音乐融合性强··|,既有日本传统邦乐的影子··|,也大量地使用了现代管弦乐与电子音乐··|--。


武满彻也是个了不起的配乐家··|,其中最著名的是黑泽明导演的《乱》··|--。可能是他参与的影片大多名气有限或属于小众文艺··|,亦由于中国对于日本电影介绍的稀少··|,国内电影或配乐爱好者倒很少了解他··|--。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走近武满彻··|--。



武满彻(Toru Takemitsu··|,1930-1996)··|,日本作曲家··|--。出生一个月后即随家人移居中国大连··|,八年后又返回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尾声··|,武满彻和他的同学被征集到这里的陆军粮食基地参加劳动··|--。这一日不知谁拿了留声机放起了法国名曲《对我细诉爱语》(Parlez-Moi D'Amour)··|,幽婉的音乐与满目疮痍的战地景象格格不入··|--。


音乐资源加载中...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这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播放同盟国的音乐··|--。当悠悠然乐曲响起时··|,武满彻被深深震撼了··|,从此立志要成为一位音乐家··|--。然而··|,在此之前··|,武满彻并未显露出音乐天赋··|,他曾在堂兄弟家听过贝多芬的唱片··|,可对古典音乐并不感兴趣··|--。



战败后的日本贫穷··|,有钢琴的人家极少··|--。14岁的武满彻走在街上··|,听到哪里有钢琴声就去敲门··|,提出为对方做家务劳动以换取 1 小时练琴的机会··|--。得到允许后··|,他会全神贯注地将每个音符记在心里··|,回家再练习··|--。


因为没有钢琴··|,武满彻做了一个纸板钢琴··|,没有声音··|,就凭借记忆··|,想象作曲··|,这样持续了数年之久··|--。二战后··|,武满彻从驻日美军的广播中听到弗兰克、德彪西等法国现代派作曲家的作品··|,还在驻横滨美军军营打杂时接触了爵士乐··|--。



从事音乐的志向越来越清晰··|,于是随作曲家清濑保二学作曲··|,但基本上还是处于自学的状态··|--。一直到他 23 岁时候··|,一位前辈送给他父亲一架钢琴作为礼物··|,他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琴··|--。


1949年武满彻报考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却又觉得自己不适合那里的氛围··|,于是缺席了第二天的考试··|--。在从未接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他看来··|,对他的音乐影响最大的··|,是自然和日式庭院··|--。从日式庭院的一石一树中··|,学到了日本式表达感觉的时机和色彩··|--。


日式庭院


武满彻的一生除了音乐··|,没有从事过其他任何工作··|,他心里认定的目标就是成为优秀的作曲家··|--。然而··|,生活是很现实的问题··|,没有工作也就没有经济来源··|--。他一度甚至穷到连冬天能穿的一件厚外套都没有··|,还患上了严重的结核病··|,医生的结论是最多只能活两年··|--。


出院后也没地方能待··|,去了隔壁好友家暂住··|--。这位朋友有一个妹妹··|,就是他后来的妻子··|,浅香··|--。她比武满彻小一岁··|,听说他只剩下两年时间了··|,决定照顾他··|,就这样结婚了··|--。




那时候的日本没有人过着豪华的生活··|,只要有一口饭吃··|,能活下去就行··|--。武满彻对音乐的执著让浅香很崇拜··|,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即使贫困也挺快乐的··|--。就这样··|,浅香一直在外工作赚钱··|,支持着整个家和武满彻的音乐创作··|--。


1957年··|,受东京交响乐团之托··|,武满彻写出了其成名作——《弦乐安魂曲》··|--。最初日本乐坛对这部作品反应平淡··|,但 1959 年到访日本的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偶然在NHK听到《弦乐安魂曲》的录音后··|,却给予高度评价:“这音乐实在是太强烈了··|,真想象不出那么矮小的男人竟然能创作出如此强烈的作品··|--。”此后··|,人们对这部作品的评价发生了极大的转变··|,武满彻作为一名作曲家··|,开始受到世人关注··|,也逐渐被同行接受··|--。


弦乐安魂曲


《弦乐安魂曲》全曲长约9分钟··|--。编制为:第一小提琴10把、第二小提琴9把、中提琴8把、大提琴7把、低音提琴6把··|--。《弦乐安魂曲》形成了独特的“武满彻音响”··|,音乐无强烈对比··|,配器闪烁··|,乐流自然涌动··|,是一部无调性的现代作品··|--。


1961年武满彻为管弦乐团创作的《环》在大阪首演··|,担任指挥的也是当时刚在世界乐坛崭露头角的小泽征尔··|,自此两位艺术家开始了毕生的合作和交往··|--。


多年后··|,小泽征尔在与小说家大江健三郎的交谈中提起武满彻时说:“我感觉武满彻就像法国小说《小王子》中的那位小王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带来深刻影响··|,然后瞬间又无影无踪了··|--。”大江回应道:“很精当的比喻··|--。武满彻住在一个人的星球上··|,你驾着飞机迫降在沙漠上··|,与武满相遇··|--。”


电影《他人之颜》剧照··|,武满彻友情客串


武满彻的创作个性鲜明··|,音乐语言新颖独特··|,在日本音调基础上运用了西方现代音乐技法··|,具有时代新鲜感··|--。武满彻的音乐受到了多方面的影响··|,例如具体音乐和电子音乐··|,德彪西和梅西安的风格··|,爵士乐··|,以及音色音乐等··|,他也深受日本传统音乐的影响··|,有部分作品使用了民族乐器··|--。


他的作品基本上都是慢速度的··|,充满了东方哲学的韵味··|--。他的创作以器乐曲为主··|,管弦乐作品效果相当独特··|,也有一些作品涉及到电子音乐的技术··|,同时他也作有大量的电影配乐··|,著名的包括黑泽明的《乱》··|--。



电影、黑泽明与《乱》


很多人有这样一个印象··|,认为古典音乐是艺术··|,古典音乐作曲家为电影配曲会降低自己的水准··|--。但武满彻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两者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也乐在其中··|--。因为他还是一个超级电影迷··|,一年要看几百部电影··|--。武满彻曾说过:“我去国外··|,语言不通··|,但我会去看电影··|,我认为这样可以了解当地人··|,这是一种用音乐感受世界的方式··|--。”


出于对电影的喜爱··|,武满彻成了高产的影视作曲家··|,一生共谱写了 58 部电影音乐··|,其中现代管弦乐与电子音乐是他的拿手好戏··|,这也影响了以后不少日本电影音乐人··|--。



从1961年起··|,武满彻进入了电影配乐创作的巅峰期··|,接连为羽仁进导演的《不良少年》、小林正树导演的《切腹》、勅使河原宏导演的《砂女》和《他人之颜》等影片创作音乐··|--。1968年黑泽明拍摄他的第一部彩色电影··|,特别邀请了武满彻为电影创作音乐··|--。从那时起··|,武满彻的音乐成为黑泽明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先后为黑泽明的 96 部电影做了配乐··|--。


然而··|,二人的合作最终却以不欢而散告终··|--。1976年··|,黑泽明、井手雅人和小国英雄三人在黑泽明位于御殿场的别墅完成了《乱》的剧本··|--。这只是第一稿··|,后来由于资金问题··|,影片搁浅··|--。几番周折后··|,拍摄终于得以付诸实施··|--。1983年12月剧本定稿完成··|,距离第一稿已经过去了7年··|--。


黑泽先生写剧本的时候常常是听着唱片··|,他写《红胡子》听的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而创作《乱》则是听的正是武满彻的《十一月的阶梯》··|--。




《乱》的剧本里··|,三之城陷落是一个重要的场景··|--。剧本是这样写的:“接下来··|,是城堡陷落时地狱般的惨状……配合着画面··|,音乐犹如死者的心声··|,随着痛楚的节奏··|,走出满含哀怨的旋律··|--。初如低泣··|,仿佛轮回周而复始··|,然后渐渐高昂··|,到最后··|,几乎就像无数死者的嚎啕一般··|--。”在这里··|,除了音乐之外不加入任何声音··|,黑泽明当时说:“这里就交给武满了··|--。”


面对如此刁钻的描述··|,想来作曲家一定会非常为难··|--。武满彻花了 9 年时间构思这个作品··|,单这个场面的音乐就长达 6 分钟··|--。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黑泽明最后选择的配乐是马勒的《大地之歌》中的“告别”··|--。而在《乱》的制作发布会上介绍演员的时候··|,背景音乐用的是马勒的《巨人》··|--。自那以后··|,马勒的作品似乎成了黑泽明最中意的《乱》的主题曲··|--。



武满彻后来曾对媒体说:“也许在过去的 9 年里··|,黑泽先生的心意已从《十一月的阶梯》转向了《巨人》··|--。我不知道那个部分要用马勒的音乐··|,就先作了曲··|,用合成器做好··|,样片试映的时候带去了··|,哪知黑泽说··|,我也配好了··|,他居然已经配合音乐把样片也剪辑好了··|--。”


随后··|,在北海道录制札幌交响乐团的演奏时··|,两位天才的意见发生了冲突··|--。在北海道的酒店里··|,黑泽制作公司制作经理野上照代不知多少次被黑泽明叫到房间里··|,去取他写给武满的便条··|--。就这样··|,黑泽与武满两人数日内互不说话··|,所有的意见表达全靠传递小纸条塞进门缝··|--。现在这些纸条都还保存着··|,写的内容都很有意思··|--。两个人绝对谁都不让谁··|,绝不妥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意见最重要··|--。


黑泽明


此后两人再没有合作过··|,但友情还在··|--。“为什么黑泽明和武满彻还保持不错的交情|-··?是因为大家都知道黑泽明是不可反抗的··|,不能对他说反对意见··|--。只有武满彻跟他说了··|,黑泽明觉得这非常好··|--。”


安静的离开


经过多年的挣扎··|,武满彻一直没有找到令他满意的出路··|--。直到他远离日本··|,在欧洲定居··|,有了距离之后··|,他才清楚意识到他的音乐一辈子也无法摆脱日本文化的影响··|--。


作曲家陈其钢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音乐家、特别是作曲家··|,是无法逃脱本民族的思维方式和母语的··|,这既是他的限制··|,同时也是他的依靠··|--。武满彻也是如此··|,人们发现··|,即使在他最激进的作品也没有摆脱东方音乐的特点··|,没有西方式的逻辑发展··|,一切都是静态的··|,缓慢地循环··|--。


武满彻希望在自己的创作生涯中留下一部歌剧作品··|,但最终未能如愿··|--。1996年因病去世··|--。去世当天··|,由于天降大雪··|,没有朋友上门探访··|,连夫人也不在身边··|--。武满彻在当天播放了他非常喜爱的巴赫的《马太受难曲》··|,一个人静静地听完了全曲··|--。


武满彻与妻子浅香··|,女儿武满真树


武满彻曾答应格伦·古尔德大奖组委会··|,这一年将去参加最后的颁奖仪式··|,这是音乐界最为重要的一个大奖··|--。然而他作为格伦·古尔德大奖的主席··|,未来得及向评委会寄出推荐信就与世长辞··|,之后人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才发现了这封“千金难买”的推荐信··|,举荐的是中国的谭盾··|,谭盾也由此成为第一位获得格伦·古尔德奖的中国音乐家··|--。


转自《美在高处》公众号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齐乐娱乐_齐乐娱乐老虎机_齐乐娱乐qile110 - 分类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