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案改变蜀国命运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公元234年··|,诸葛亮病逝··|,他生前所看重的蒋琬、费祎先后成为蜀汉的政府首脑··|,军事方面则主要由他的门人弟子姜维负责··|--。


  历史有时候非常奇诡··|,诸葛亮非常看重蒋琬、费祎这两个后备的高端人才··|,可他们二人实际上都不认可诸葛亮的北伐策略··|--。蒋琬开始执政时··|,蜀国的经济状况已经因为战争受到了很大影响··|,他便逐步将主要精力从北伐魏国、以攻为守··|,转到了治理内政发展经济上··|--。费祎继任后··|,萧规曹随··|,也尽量不发起过大的进攻性军事活动··|--。


  但深受诸葛亮知遇之恩的姜维与蒋琬、费祎不同··|,他一直在坚持诸葛亮的战略方针··|,多次要求蒋琬、费祎下令北伐··|--。蒋琬、费祎既不愿打击姜维灭曹兴汉的积极性··|,同时又担心连年征战耗费祎国力··|,所以他们对于北伐中原这个军事行动心情一直很矛盾··|--。


  后来··|,聪明的费祎想出了一个折中办法──每次姜维要求北伐时··|,只给他一万人马··|--。


  250年··|,姜维第五次出兵北伐中原··|,这一次魏蜀双方的主战场在洮河以西的西平郡··|--。当时和姜维对阵的是魏国名将郭淮··|,结果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了个平手··|,谁也没有把谁拿下··|--。


  此次北伐尽管没有像姜维期望的那样攻下西平··|,却也并非一无所获··|,他俘虏了魏国的中郎将郭循··|,这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


  郭循是土生土长的西平人··|,而且他们家族是世居西平的豪族大户··|--。郭循虽然是个“富N代”··|,但并非只会飙车泡妞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他“素有业行··|,著名西州”··|,在魏国西部颇有声望··|--。这样的人正是费祎所需要的··|--。 


  费祎虽然不认可诸葛亮的北伐政策··|,但他和诸葛亮一样希望在作为军事要冲的陇西地区牢牢地扎住根基··|,以便将来蜀汉政权强盛时以此为根据地向曹魏发起进攻··|,因此他一直非常重视拉拢陇西的豪门大户··|--。于是··|,姜维把愿意投诚的郭循推荐给了费祎··|--。


  有了费祎和姜维的推荐提拔··|,郭循很快就做到了左将军的高位··|,成了费祎身边的亲信将领··|--。


  费祎对魏国降将郭循的破格提拔和过分信任··|,引起了蜀国将领张嶷的特别关注··|--。张嶷觉得费祎所为虽然显示了其宽广胸襟和雅量高致··|,却可能会身陷险境··|,便借着古人故事劝他说:“过去岑彭、来歙都是被刺客所害··|,将军担任国家大事··|,应吸取教训··|,稍稍警觉一点··|--。”但自信满满、不拘小节的费祎并没有把张嶷的话放在心上··|,说不定还在暗地里笑张嶷心胸狭小、心存妒忌··|--。


  遗憾的是··|,事态的发展不幸被张嶷言中了··|--。


  在新政之下··|,对魏战争数量减少··|,规模缩小··|,蜀汉的国民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费祎丞相欣喜之余··|,决定在延熙十六年(254年)新年这天在驻扎地汉寿(今四川省广元市)大排筵宴··|,举行岁首大会··|,凡是身在汉寿的官员··|,不分官职大小··|,都可以获得丞相发出的请帖··|--。


  万众瞩目的岁首大会终于如期举行了··|--。因为后主刘禅远在成都不能参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费祎自然成了宴会最大的焦点人物··|,文臣武将纷纷向他敬酒··|,心情大好的费祎来者不拒频频举杯··|,不知不觉已是酩酊大醉  这时··|,一员武将端着酒杯走到了费祎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武将扔掉酒杯··|,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费祎的胸膛··|--。当在场的官员醒过神来时··|,费祎早已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刺客也已经自杀身亡了··|--。


  这个刺客就是深受费祎信任的魏国降将郭循··|--。 


  事后··|,有人反映郭循“欲刺汉主(刘禅)··|,不得亲近··|,每因上寿··|,且拜且前··|,为左右所遏··|,事辄不果”··|--。可见郭循一直“身在汉营心在曹”··|,他虽然未能如愿刺杀刘禅··|,却干掉了费祎··|,算是无间道的成功范例··|--。


  后主刘禅对失去费祎这样一位社稷重臣深感痛心··|,下旨为其举行国葬··|,并谥赠“城乡敬侯”··|,以纪念他为汉室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可能是蜀汉封锁了丞相费祎被刺身亡的消息··|,所以··|,魏国朝廷知道这一重大政治事件已是八个月之后··|--。为了表彰郭循不忘故土、忠心报国的革命精神和不屈意志··|,魏国追封郭循为长乐乡侯··|,食邑千户··|,并使其子袭爵··|,还特地下诏··|,赞扬郭循舍生取义··|--。


  费祎被刺似乎只是个偶发事件··|,但对蜀汉而言··|,却绝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能力超群的丞相··|,这个国家的政治走向也因此而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费祎死后··|,姜维成了蜀汉的二把手··|,他一心继承诸葛亮的遗志··|,要北伐中原、一统华夏··|,对魏政策自然就从蒋琬、费祎时期的以守为主变成了以攻为守──具体说来··|,在他执政前的20年里··|,发起了五次北伐··|,而在他执政后的10年间··|,至少发动了四次伐魏战争··|--。和魏国相比本来就处于弱势的蜀汉国力因此大受削弱··|,在一定程度上为以后的失地亡国埋下了祸根··|--。


  蜀汉丞相费祎被刺身亡是三国后期一个非常重大的政治事件··|,它标志着蜀国防御性国家战略的改变和蜀国鹰派势力的抬头··|,堪称是蜀国历史的拐点··|--。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齐乐娱乐_齐乐娱乐老虎机_齐乐娱乐qile110 - 分类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