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阅读动起来?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阅读很重要··|,但很多人不读··|,是因为坐不住··|,没有持久的注意力··|--。


阅读的特别··|,便在于需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注意力··|,要能坐得住··|,还需要有思想和情感的投入··|,这些都需要靠意志来完成··|--。


因此阅读绝非一次性的行为··|,心血来潮买一大堆书回家··|,然后就放在那等着哪天有心情才会去碰··|--。阅读需要建立成为一种习惯··|,固定发展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才可能从原本对文字的生疏··|,到读来不费力··|,再到开始读来津津有味··|--。


所以盼望每个人都能建立长期固定的阅读生活··|,像读经··|,若每天有一段固定的时间被拨划出来给阅读··|,可以持续不断··|--。或是上班中午吃饭时间的三十分钟··|,或是送小孩学钢琴在旁边等候的一个钟头··|--。或是上医院等医生的几十分钟··|--。中国大陆有句话“人在枪在”··|,对写作的人则是“人在笔在”··|--。现对阅读··|,则可改成“人在书在”··|--。诚品书讯有一期主题是“阅读··|,不能罢免”(Read wherever and whenever)··|,说的极是··|--。


积少成多··|,积沙成塔··|,阅读是靠长年累月的积累··|--。大脑也像肌肉··|,需要时不时锻炼··|,举重的人手上常有个哑铃··|,没事时就在那举重练习··|,就是为了保持锻炼··|--。希望我们的阅读也能把大脑如此给建立起来··|--。


但是读不能只无意识地读··|,那样的收获有限··|--。但能读进去多少··|,就要看我们把自己读进故事多少··|,再把故事读进自己的生命多少··|--。要做到此有几个办法··|--。




这是一种主动的阅读方式··|,就是不断思考所读文字是什么意思|-··?从文字中思考如何抓住真正的意义··|--。一种做法是推敲所读接下来会有什么发展|-··?另外一种是和作者议论··|,或问自己:这一段是什么意思|-··?对我的意义和影响是什么|-··?

通常有经验的读者··|,都会无意识地在阅读过程中回答这些问题··|--。




阅读往往建立在我们对某一主题过去所积累的认识如何··|--。如果把所读放在一个思想背景框架下··|,或文化背景里··|,会比较容易掌握所读··|--。比如说读奥巴马传记时··|,对他生活的时代和文化背景里种族矛盾有些了解··|,读起来会比较容易吸收一些··|--。我有七年上广播讲两性、婚姻家庭方面的主题··|--。那七年大量阅读相关书籍··|,以至于现在只要随便拿起一本辅导书··|,两三下翻翻··|,就可以抓得住全书的重点··|--。


对所读之书的领域略有些涉入··|,也会对正在读的这本书有更合比例的掌握··|,知道书中所提供的知识重要性在哪··|--。比如说同样讲哀悼亲人过世的书很多··|,但有的是帮助那些亲人发生意外突然去世的··|,也有的是帮助亲人慢性病过世的··|--。还有的是针对配偶去世··|,或是针对父母或孩子··|--。即使是针对父母过世的··|,还要看儿女的年龄阶段··|,幼龄失母和成年丧亲又会有不同的心理过程··|--。对相关领域若稍微有点涉入··|,会更容易帮助我们阅读时抓到重点··|,且更有标杆性的得到帮助··|--。




原本阅读时尊重文本和作者的权威··|,读者只是一个外在的观察者··|--。但是十四世纪的意大利诗人兼学者佩托拉克在《我的秘密》一书中··|,推拟奥古斯丁阅读的方法··|,说在阅读时··|,只要一发现让读者感到有趣刺激或灵魂欣喜的绝妙佳句··|,就要强迫自己记忆··|,并思考来熟悉内容··|--。以便日后苦恼之事紧急发生时··|,随时都有疗药可治··|,好像它已铭刻在心··|--。


这和咱们的陶渊明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处··|,他说:“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这里强调的是“吉光片羽的摘取”··|,攫取一个观念、一句警语、一个意象··|,将这些与记忆中遥远搜集的观念、警语和意象相互连结··|,再和自己的反思联结··|,便产生真正属于个人的洞察··|--。


十五世纪的法国教育家霍夫曼也鼓励学生··|,从年代悠久的古代文字中··|,寻找某种在我们所处的时空里··|,会对我们私语的东西··|--。但要让这些触动我们的文字驻留在我们记忆里··|,便需要反复琢磨··|,使之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阿尔维托在《阅读史》中说:“书本的象征功能··|,仿佛就是一种结盟的符号··|--。”

说得真好··|--。阅读虽然是一个人在孤独中完成的行为··|,但阅读永远不是一个孤立的行动··|--。当我们读的时候··|,无论是语言还是故事··|,已和其他读者和作者一起进入一个共同的世界了··|--。某些方面来说··|,阅读就好似社交··|,我们在文字中交朋友··|,交换思想··|,不知觉间··|,就组合了所谓的“我们”··|--。透过阅读··|,我们就开始了社会的联结··|--。


这是书的奇妙··|,不只是作者和读者间产生关系··|,读者和读者间也有了连结··|--。写《曾在那儿的书》的派博(Andrew Piper)说··|,几乎所有的重要阅读都牵涉到三方面:共通性、转介性和社交性··|--。我们会希望其他人读我们所读的东西(共通性)··|,也会想要介绍给其他人来读(转介性)··|,还会想要和他人谈论我们所读(社交性)··|--。


当我们和人分享一本书的时候··|,其实就在宣告我们与这本书的连结··|,和作者和书中想法的连结··|--。分享书也是一种公开··|,把私己阅读的经验转化为共享的经验··|--。


1720年在爱丁堡··|,有一群女士每周聚集在一起··|,叫“公平知性俱乐部”(Fair Intellectual Club)··|,讨论书也推动卓越女性··|--。这是读书会的先锋··|,没多久··|,十八世纪中在德国就出现五十个读书会··|--。再二十年间··|,又成立了三百七十多个··|--。这突破了在卧室或书房阅读的经验··|,也使得个人经验成为更大的社会经验··|--。那时候分享书··|,很多是因为书不多又昂贵··|,读书会是交换书的场合··|--。但也因为知识分子可以聚在一起讨论··|,作脑力激荡··|--。


现在读书会很普遍了··|,网上读书会也有··|--。据说台湾叫得出名号的实体读书会就有上万个··|--。虽然网络阅读如此普遍··|,他们还是买纸质书来读、来讨论··|--。而且不见得是家庭主妇参加的“妈妈成长班”··|,也有政府机关培训和企业内推动阅读··|,很多也是工作忙碌的专业人士··|--。


共读的好处··|,就是帮助自己能够有计划的阅读··|,然后交换所读的洞察··|--。共读也不一定用读书会形式··|,可以亲子阅读、夫妻阅读、教会小组阅读、一对一生命师傅带领阅读、姊妹会、弟兄会、办公室共读等··|--。一起买书、一起分享书、一起成长··|--。


我曾写过文章《许一个阅读的一生》··|,这是从自己建立一个阅读计划开始··|--。盼望每位读者都能有一个阅读成长计划··|,都能许一个阅读的一生··|--。


若你喜欢书··|,盼望在你现在生命中··|,也可以至少鼓励一个人接触书··|,帮助他阅读··|,指引他买书··|--。和他谈论你现在正在读的一本书··|,影响他和你一样爱书··|--。


你也可以送书··|,找主题、形式或内容合适对方阅读的书来赠送··|--。你可以向对方解释为何会选择这本书送他··|,为何觉得他可能会喜欢··|--。过一阵子··|,再问他读了以后感觉如何|-··?若还没有开始读也不要太催促··|,只是鼓励对方试试看读一点··|--。

也可以找人一起逛书店谈书··|,或者选一本书一起读··|,然后讨论所读的内容··|--。


或者成立一个读书会··|--。一个读书会最好至少有两三个爱书又有阅读经验的人一起固定聚会··|,轮流带领··|--。一起讨论要读什么书··|,设计一些问题来讨论··|--。在读书会中可以遇到一些和你背景不同的人··|,但却在书里可以找到共同的话题··|--。


不可讳言··|,如今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阅读的革命··|--。在这众声喧哗··|,让人分崩离析、分心吵杂的世界里··|,要学习专注、深刻的用阅读来建立思想··|--。在快速变动的世界里··|,要尝试慢慢读··|,帮助我们回到时间里··|,从容徜徉··|--。


让我们在生活撤退中重新又得到世界··|--。在喧闹骚动中退一步··|,来发现自己在他人头脑中的反影··|--。在其中··|,我们与更广大的群体对话、连结··|,然后让自我改变、且更扩大··|--。


再说一次··|,要把自己读进故事··|,再把故事读进自己的生命··|,要:1.边读边思考所读文字;2··|,用思想架构、理念或格局形式来帮助了解所读;3.吉光片羽的摘取;4.和其他读者结盟··|--。


请让阅读动起来!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生命之光读书汇··|--。原文摘编自《书虫落网有出路》··|,道声出版社··|,2016.09··|--。)


相关阅读:

1、

2、

3、

4、

5、


购买《论做十架神学家》··|,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齐乐娱乐_齐乐娱乐老虎机_齐乐娱乐qile110 - 分类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