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不好也没关系?女孩们,你可以对数学更自信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刚刚过去不久的7月15日··|,伊朗数学家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首位女性得主··|,因乳腺癌逝世··|,年仅40岁··|--。


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1977-2017)

 

玛利亚姆生前在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斯坦福校长Marc Tessier-Lavigne 在她去世当天发布的声明中说:


玛利亚姆太早地离开了我们··|,但是她的影响力会在数以千计被她激励而投身于数学与科学的女性身上延伸··|--。她举足轻重且历久弥新的成就不仅是作为一名学者··|,还是作为一个楷模··|,她将会被斯坦福乃至全世界深切地怀念··|--。

 

玛利亚姆同时也是第一位伊朗籍的菲尔兹奖获奖者··|,伊朗总统日前也发表了声明以表达他“深切的悲伤”··|--。他写道:


作为一位极其优秀并且有创造力的科学家··|,玛利亚姆有着与她成就不相称的谦逊··|--。她令一个伊朗名字在全球的科学界回响··|,这是一个转折点··|,以激励伊朗女性和青年人去征服荣耀巅峰··|,以及在国际上为不同的领域大放异彩··|--。


伊朗媒体报道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离世的消息(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米尔扎哈尼自称为“慢性子”数学家··|--。她的同事在形容她在应对别人很难处理的问题时··|,经常使用这样的词汇:雄心勃勃、坚韧不拔、无所畏惧··|--。她不走捷径··|,取而代之的是坚持不懈地去解决那些更棘手的问题··|--。在工作时··|,她经常用的方法是在一张大白纸上任意涂鸦··|,画很多几何草图··|,所以她的小女儿把妈妈的工作叫做“画画”··|--。


 

“米尔扎是很个优秀的同事··|,”斯坦福大学数学教授拉尔夫·可恩说:“她身上体现了作为一个数学家和科学家应该有的样子:企图去解决之前没有被解决的问题··|,理解那些之前没有被理解的内容··|--。这是被她心中深深的学术好奇心驱动的··|,那里有着对每一点成功后的巨大欢欣和满足··|--。”

 

在2014年英国《卫报》对米尔札哈尼的采访中··|,她回忆了自己走上数学研究道路的经历··|--。

 

玛利亚姆生长在一个对孩子的梦想充满支持与鼓励的家庭··|,自认为一直是在良好的环境中生活长大··|--。确实··|,即使是在伊朗对伊拉克战争的相对艰难岁月··|,她所受的教育与得到的支持也没有中断··|--。


儿时的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

 

在高中以前··|,玛利亚姆从未想过自己会走上钻研数学的道路··|,直到“我的哥哥激起了我对科学的兴趣··|--。他过去会告诉我他在学校学了什么··|--。我对数学最初的记忆也许就是在他告诉我把1到100相加的问题··|--。我想他在杂志上读到了高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解法深深地吸引到我··|--。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解题的美妙··|,虽然并不是我自己解出来的··|--。”

 

读完小学后··|,玛利亚姆去了德黑兰的一间女子中学··|--。她遇到了一位“意志坚强”的女校长··|,立志于给女生们创造更多的机会··|,让她们能够得到同在男校同样的教育··|--。


“之后我接触了奥数··|,这让我开始思考一些更难的问题··|--。作为一名青少年··|,我享受挑战··|--。”在这位校长支持下··|,玛利亚姆跟男孩子一起上了奥数课··|,在高中时就获得了两次国际奥数金牌··|--。

 

中学毕业后··|,玛利亚姆进入谢里夫理工大学(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学习··|,遇到了很多能启发和鼓舞她的数学朋友··|,也因此对数学更加喜爱和入迷··|--。1999年大学毕业后··|,玛利亚姆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她在克雷数学研究所和普林斯顿大学作助理教授··|,2008年9月成为斯坦福大学数学系教授··|--。


 

2014年8月13日··|,菲尔兹奖(Fields Medal)被颁给了时年38岁的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获奖原因是“在黎曼几何以及模空间下的动力学及几何学中的杰出贡献”··|--。


2014年8月13日··|,菲尔兹奖在韩国首尔颁发··|--。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为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颁奖时说:“我祝贺所有获奖者··|,尤其是米尔扎哈尼··|--。她的热情和干劲使她成为第一个获得这一奖项的女性··|--。”

 

“菲尔兹奖”由国际数学联盟每四年颁发一次··|,旨在奖励40岁以下的杰出数学人才··|--。米尔札哈尼是历史上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也可以说是进一步打破了女性不擅长数学研究的迷思··|--。

 

曾获得菲尔兹奖的数学家、剑桥大学的蒂莫西·高尔斯爵士评价道:


尽管女性一直在为数学领域做着最高水平的贡献··|,公众却很少看到这一事实··|--。菲尔兹奖有了第一位女获奖者··|,以后肯定也会越来越多··|--。我希望她们的存在能够破解关于女性和数学的许多谬见··|,并鼓励更多年轻女性将数学研究作为可能的事业选择··|--。

 

《国际教育研究杂志》今年发布的一篇论文研究显示··|,女孩们普遍对数学有比男孩更消极的态度··|,对学数学提不起兴趣或者更难享受其中··|--。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和“第三次国际数学和科学教育研究”(TIMSS)的调查结果都显示··|,女孩在数学领域呈现出的兴趣与乐趣都要比男孩的水平低··|--。


这或许跟我们很多人切身的经验是符合的··|--。真心“热爱”学数学的女生总是显得那么罕见··|,相反的··|,即使是成绩还不错··|,我们总能听到女生们在抱怨“讨厌”、“学不好”数学··|,数字与图形让她们感到十分头疼··|--。


 

据调查··|,全球男性和女性平均在数学上的表现的差异其实并不是非常大(约为0.12个标准差)··|,但是这种差异会随着男性和女性接触更高等的数学而加大··|--。与此同时··|,女性同男性相比··|,“数学焦虑”的差异要比他们实际成绩上的表现差异大两倍多··|--。

 

这种呈现出的结果显然不仅仅是先天因素造成的··|--。并且··|,鉴于“数学好=智商高”这样的观念仍然普遍存在··|,并且高等科研领域无论在社会地位还是实际收入上都仍然是享有更高待遇的··|,女性在这些领域的“缺席”也间接加剧了女性地位整体的偏低··|--。


 

2015年··|,台湾出了一部名为《科技与性别:数学女斗士徐道宁》的纪录片··|--。这部片子讲述了徐道宁作为台湾第一位女数学博士··|,将她的一生奉献给数学教育的故事··|--。

 

“为什么男孩可以学数学··|,女孩却不行|-··?”94岁的徐道宁教授在影片里问··|--。


 

正如徐教授所言··|,没有任何研究表明女性不适合做数学研究··|--。与之相对的··|,阻碍了她们在数学领域大展拳脚的通常是教育、家庭和社会文化的低期待··|--。


徐道宁回忆起她高中时数学老师曾讲过的话:“我对你们要求这样严格··|,你们还不好好学··|,我对女生都没有做到对你们这样严格··|--。”


太耳熟了是不是|-··?


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有太多老师在跟孩子说着这样的话··|--。想像一下··|,如果一个女孩在上学阶段每每拿到优异的成绩··|,得到的仍然只是老师“别看女生现在数学成绩好··|,男生将来就追上了”··|,“女生上了高中数理化就不行了”和家长“女孩子以后还是选文科安稳”的评论……你对数学的兴趣怎么可能高得起来呢|-··?


有研究表明··|,在家庭中··|,女孩父母对数学的重视度要比男孩父母低··|--。这些潜移默化导致了女孩在学数学上的自信变低··|,或者因为生活在不支持的环境而兴趣乏乏··|--。


而看似对于女生学不好数学的“宽容”实际上是对她们能力与选择的限制··|--。这里的言下之意很明确:女孩们被告知——你不擅长数学是正常的··|,甚至你讨厌学数学才是“多数女孩”应该有的样子··|--。


前不久··|,女星包文婧在上某档综艺节目时··|,表现出了她令人跌破眼镜的数学能力——花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回答“23+4等于多少”··|--。除去节目效果··|,能够不加收敛地卖“不懂得算算数的女生”这样“人设”··|,说明显然一些人仍觉得这样“缺点”对于一个(长相好)的女性来说一定程度上也无伤大雅··|--。

 


玛利亚姆在采访中曾说过:


我不认为每个人都要做数学家··|,但我确实觉得很多学生都没有给过数学一个真正的机会··|--。我在初中有几年数学学得很不好··|,其实我只是对思考它没有兴趣··|,那时我觉得对数学感兴趣可能会看起来是没有意义或者冷冰冰的··|--。你必须花一些精力和努力才能发现数学的美··|--。

 

让女孩能拥有男孩一样的机会去发现这种“数学的美”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鼓励她们积极尝试任何事情··|,对她们在任何领域获得的成就与展现的天赋做出正向鼓励··|,创造更好的条件、更多的机会··|,让女孩们参与进传统的“男性学科”··|,我们一定能见到更多优秀的女性数学科学家站上事件的舞台··|--。


获菲尔兹奖奖后··|,玛利亚姆在斯坦福大学官网上发布了自己的感言:

 

数学系一向为男性所主宰··|,这有时令女性感到畏惧··|--。对于男性来说··|,长时间集中精力工作··|,为科研牺牲掉一些个人生活··|,相对来说的确是更容易的··|--。但作为女性··|,我自己从未觉得性别是一个阻碍··|--。我深信··|,在将来几年里··|,将会有更多年轻女科学家获奖··|--。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永远保持积极和自信··|--。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17/07/16/us/maryam-mirzakhani-dead.html

http://news.stanford.edu/2017/07/15/maryam-mirzakhani-stanford-mathematician-and-fields-medal-winner-dies/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4/aug/13/interview-maryam-mirzakhani-fields-medal-winner-mathematician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883035516307649#bib0190



编辑| 合子, Chenyi对此文亦有贡献


微信最具影响力女权公号

回复关键词··|,获取精选资讯

高跟鞋| 反逼婚 | 直男癌| 乳头 | 女歌

女权ABC | 腋毛 | 女足 | 同性婚姻 | 女博士

性骚扰 | 荡妇羞辱 | 家务 | 冻卵 | 性工作 | 男孩危机

校园霸凌 | 妇女节 | 二胎 | 月经 | 剩女 | 防狼手册 | 同工同酬



微信号:genderinchina

邮箱:womenvoicechina@gmail.com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齐乐娱乐_齐乐娱乐老虎机_齐乐娱乐qile110 - 分类 齐乐娱乐官网